2019年9月3日早报

来源:百草街   时间:2019-09-03  

1、湖南抗菌药拟带量采购 中标不占药占比

湖南抗菌药拟带量采购,中标不占药占比。

上年采购金额前80%抗菌药,带量采购

8月31日,湖南省药品集采平台发布湖南省医保局制定的《湖南省2019年度公立医疗机构抗菌药物专项集中采购实施方案(征求意见稿)》,实施抗菌药物集中采购,通过招采合一、量价挂钩、带量采购,进一步降低抗菌药物价格。

湖南表示,此次专项集中采购以结果执行日起12个月为一个采购周期。

目录的形成将依据2018年省医药集中采购平台抗菌药物(以抗生素为主,包含其他抗菌药物)采购金额从大到小排序,累计采购金额占前80%的药品,结合国家抗菌药物管理政策、医疗机构采购量等实际情况确定。

采购范围明确,上一年度采购金额排序在前80%的,遴选两个规格带量采购;排序在后20%的+过评品种+1-4类新药 进行全国最低价联动挂网采购。

相同报价看降幅

对于企业报价和限价,湖南表示,原则是取省级最低价与湖南价格的低值作为限价,如果厂家无价格,取同质量层次、同品规药品的限价最高值作为限价。

带量采购目录药品分为三个质量层次,如同时满足几个质量层次的,按照就高不就低的原则划分。

不仅看价格还要看降幅,以A类评审组报价为例,最低的获得拟中标资格,报价次低的为候选品种。如出现相同报价,根据企业报价降幅(以该药品报价限价为基准计算)从高到低确定。候选品种以其次低价进入联动挂网目录。

B类评审组药品符合以下任一条件,获得拟中标资格:

同质量层次所有B类评审组药品,企业报价降幅从高到低排序的前40%为拟中标资格。同通用名同评审B组降幅最大但非最低价中标时,允许组内最低价纳入拟中标。

企业报价降幅大于同通用名下所有A类评审组拟中标资格的平均降幅为拟中标资格。

同时湖南对基药优先使用做了保障,此次方案显示,同一评审组包括国家基本药物目录(2018年版)药品和非国家基本药物目录(2018年版)药品,且基本药物目录药品未获得拟中标资格时,允许该组报价降幅最大的基本药物投标企业按拟中标资格价格跟标,并获得拟中标资格,如不接受跟标价格,由该组基本药物投标企业按报价降幅从高到低顺序替补跟标。

90天内结账,不占药占比、不许二次议价

湖南要求医疗机构应将药品收支纳入预算管理,医药购销合同约定的货款结算周期不得超过90天。

同时全省公立医疗机构要优先采购带量采购目录中标药品,不得以费用总额、药占比、药事委员会评审等为由,影响中标药品的采购和合理使用。公立医疗机构根据中标价格与生产企业签定购销合同,合同需明确1年内完成医疗机构上报中标品种用量和违约责任。

对带量采购目录中标药品,全省公立医疗机构不得以任何形式组织二次议价或以各种名目要求企业返点、返款。

2、河北省药监局:取消药品营销人员备案管理

官方发文,取消药品营销人员备案管理。

近日,河北省药监局发布《关于取消河北省药品营销人员备案管理的公告》2019年第75号。

药品营销人员登记备案被取消

公告称,为贯彻落实“放管服”改革有关要求,经研究,决定取消我省药品营销人员登记备案。

自公告之日起,终止河北省医药行业协会承担的药品营销人员登记备案相关工作,原河北省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印发的《药品营销人员实行诚信稽核登记备案工作公告》等有关药品营销人员备案文件一并废止。

据赛柏蓝查询,《药品营销人员实行诚信稽核登记备案工作公告》这份文件最早由原河北省食药监局发布于2008年。

文件指出,河北省内药品生产企业,省外药品生产企业、药品批发企业,在河北省境内从事药品经营活动的营销人员均需要进行备案。

登记备案时,需要药品生产(经营)企业的营业执照、药品营销人员身份证信息、药品营销人员诚信销售承诺书等实名资料。

从2008年8月1日起,凡是未在河北省食药监局进行登记备案并网上公示的药品营销人员,一律不得在河北省境内从事药品经营活动。

此外,药品销售人员一旦出现违法违规的药品营销活动将被列入“药品销售人员黑名单”,而对销售假劣药品负有直接责任或连带责任的相关企业,将一同列入“药品经营企业黑名单”,并向社会公布。

从2008年8月算起,河北省的药品营销人员备案制度已经实行了11年之久,几天前的一份公告,宣布这个跨越十年的制度戛然而止,这背后引起了业内的诸多猜测。

一种声音认为,其实河北省的公告内容已经解释了为什么河北省药监局会取消药品营销人员备案,即落实“放管服”改革的有关要求。

据赛柏蓝查询,“放管服”这个高频词汇的内涵主要是简政放权、放管结合、优化服务的简称。

“放”即简政放权,降低准入门槛;“管”即创新监管,促进公平竞争;“服”即高效服务,营造便利环境。

主要目的是通过减轻企业经济负担、减免企业办事证明材料、建立企业内部安全随访制,进一步方便企业群众办事创业。

也就是说,此次河北省取消药代备案制度,可能是为了降低药品营销人员的准入门槛,减轻药企的经济和事务负担,为药企发展松绑。

如果真是如此,河北作为医药大省,当地的药企和医药营销人员,负担可能会有所减轻。

国家版药代备案或将出台

不过也有一种猜测认为,河北省此次取消药品销售人员备案制可能预示着国家版医药代表备案制度快来了,或在年底前出台。

其实,除河北省之外,山东、江苏、河南、上海多地均已取消了药品销售人员备案制,这背后可能酝酿的动作,值得国内数百万医药代表密切关注。

这一猜测背后,也有一系列的官方文件进行支撑。据赛柏蓝梳理,近年来,国家相关部门多次发布通知,提及医药代表备案制度。

2017年2月9日,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进一步改革完善药品生产流通使用政策的若干意见》。

意见要求,食品药品监管部门要加强对医药代表的管理,建立医药代表登记备案制度,备案信息及时公开。医药代表只能从事学术推广、技术咨询等活动,不得承担药品销售任务,其失信行为记入个人信用记录。

值得注意的是,意见同时提出的加快一致性评价、两票制、药品上市许可持有人、医保控费等政策都已经在稳步落实和进行中。

随后,国家卫健委在连续三年的纠正医药购销和医疗服务中不正之风专项治理工作要点中,明确表明将开展医药代表备案制度。

2017年,相关表述有“强化对医药代表的管理,规范医药代表执业行为,探索建立医药代表登记备案制度,对医药代表违反规定、从事药品销售行为的,应当按照有关规定严肃处理”。

2018年,相关表述有“推进医药代表备案管理,构建回扣治理体系”。

2019年,相关表述有“实行医药代表院内登记备案管理,规范医药代表院内接待制度”。

如果备案重启,药代何去何从?

如果医药代表备案制度全国推行,将会是怎样的制度设计呢?

2017年12月22日,国家食药监总局、国家卫计委曾发布《医药代表登记备案管理办法(试行)(征求意见稿)》。

《办法》界定,所谓医药代表,是指持有药品批准文号的企业,在国内从事药品信息传递、沟通、反馈的专业人员。

并且应当是生命科学、医药卫生、化学化工相关专业的大专(含高职)及以上学历,如果不是以上学历,需具有二年以上医药领域工作经验。

《办法》规定,药代备案信息包括:姓名、身份证号、照片、学历、专业、医药领域从业经验,以及培训情况和推广的产品等。

同时,《办法》明确,药品上市许可持有人(持有药品批准文号的企业)是登记备案主体,应当依本办法对其聘用(或授权)的医药代表在统一的平台上进行登记备案。

而没有备案的药代,医院则不能批准其进院推广等相关活动。同时,办法对药代的工作也有明确规制——不得统方,不得直接销售实物药品,不得收款和处理购销票据,不得误导医生使用药品,不得夸大或误导疗效等。

3、浙江省台州发文:未成交中成药 停止使用

注意,大批中成药将被停用。

未成交中成药,停止使用

近日,浙江省台州市医保局发布《台州市公立医疗机构联盟中成药联合采购成交结果的通知》。

文件称,为确保有效执行2019年台州市公立医疗机构联盟中成药联合采购成交结果,现将有关执行要求通知如下:

首先,此次成交结果适用于台州市各级各类公立医疗机构,本次联合采购周期为12个月。

其次,台州市各公立医疗机构自2019年10月1日起,执行成交结果,并停止使用未成交产品。

此外,台州市医保局还要求,各级医疗机构不得进行二次议价——各医疗机构需要在规定时间内按联合采购价格重新与供应商签订购销合同,并通过浙江省药械采购平台网上采购交易,不得进行二次议价。

同时,台州市医保局要求在价格管理方面,公立医疗机构按联合采购价格零加成销售;医保经办机构按联合采购价格给予结算;台州市联合采购价格为医疗机构的实际采购价格(已包含配送费用)。

重点监控高价位药品

在通知的最后一部分,台州市医保局还要求台州市各公立医疗机构严格控制重点监控限量使用的药品。

通知要求:

1.要强化医药费用控制,优先使用基本药物,重点监控高价位药品,严格控制“重点监控,限量使用”的产品。

2.列入2019年台州市公立医疗机构联盟中成药联合采购目录的未成交产品,在2019年10月1日后,不得再采购、再使用。

3.对不严格执行成交结果,规避或变相规避、进行目录外采购、网下采购、变相压价、突击采购非成交产品,或者弄虚作假的医疗机构及其负责人将追究责任,严肃处理。

中成药的降价压力

目前来看,台州市本次的中成药采购结果将从10月1日,也就是一个月后,正式开始,为期一年。

不过,通知也指出,本采购期内,如遇国家或浙江省药品集中采购政策变化,台州市的药品联合采购工作将相应调整。

据赛柏蓝查询,除台州市外,浙江省宁波市在2016年也曾开展过专门针对中成药的联合限价采购。

此外,日前,江苏省某市卫健委发布二次议价情况说明文件,直接要求国产中成药降价20%——文件显示,该地卫健委要求商业公司与厂家进行谈判降价,医院按议价后价格销售给患者,新价格2019年9月1日执行。

相比于抗癌药、仿制药、4+7中选药品的轮番降价,中成药在价格方面的压力,表面上看似乎没有那么大。

但不可否认的是,针对中成药的议价、降价要求也一直存在。长期来看,中成药想成为降价避风港,似乎有一定难度。

4、不合理用药!甘肃省通报 115名医生被罚

注意!严控不合理用药,大批医生被查。

8月30日,甘肃省卫健委发布《关于不合理用药违规行为处理情况的通报》,对甘肃省各市州、兰州新区、甘肃矿区卫生健康委,委属各单位,兰州大学第一、二医院,甘肃中医药大学附属医院下发通知。

通报显示,2018年8月,甘肃省卫健委在省直9家医院随机抽取“用药范围较为宽泛”和“用药量全院排名较高”的门诊处方1800张,住院病历180份,由省合理用药质控中心组织专家进行集中闭门点评。

对点评中发现的问题,按违规用药情形划分为用药不适宜处方和不规范处方2种类型。经认真听取有关医院申述说明、专家充分讨论、集体慎重合议,最终认定37份住院病历、188张门诊处方存在不合理用药行为,以上病历、门诊处方共涉及责任医师115人。

不合理用药,115名医生被罚

根据通报内容,在违规责任医师中,点评结果为“不规范处方”的44人,点评结果为“用药不适宜处方”的71人,共115人。

截止目前,省直9家医院均按要求对其涉事医师进行了处理,例如采取积个人不良执业行为积分、院内通报批评和教育培训等,兰大一院、省中医院、省二院、省三院、省妇幼保健院对其涉事医师还采取了经济处罚或扣减绩效工资的进一步处理措施。

其中兰大一院对其门诊处方或住院病历存在不合理用药行为的19名医师扣减1个月全部绩效工资,对门诊处方和住院病历都存在不合理用药行为的1名医师扣除6个月全部绩效工资,并监管处方权半年。

在这115人中,有10名医师是三年内两次点评为存在不合理用药行为的。省二院对其1名涉事医师采取积个人不良执业行为积分、处方权降级、当年度不予评先评优的处理措施,兰大一院对其9名涉事医师采取积个人不良执业行为积分、处方权监护半年、当年度不予评先评优、扣除3个月个人全部绩效工资和扣除其所在科室科主任个人1个月全部绩效工资的处理措施。

据悉,2018年甘肃省各级卫生监督机构共对2619家医疗机构开展“双随机”监督检查,依据《处方管理办法》查处大处方医生116人。早在2017年年初原甘肃省卫计委就曾透露,近5年有5000多名医生因开大处方被处理。

从甘肃省卫健委本次通报的情况看,对于不合理用药的处罚是非常严格的。

业界普遍认为,商业贿赂、收受回扣是可能导致大处方的重要因素之一。医生在利益刺激下开具大处方、不合理用药已经成为我国卫生领域的严峻问题,医生用了不该用的药,加重患者额外负担,浪费国家医保资金。

严查不合理用药,对于一些存在促销行为的企业的销售也会受到影响。尤其是医保支付改革逐渐推进和完善,对一些不考虑合理用药,只考虑上量的企业来说,更是重大打击。

以前,医院多开药、多挣钱;以后,医院多开药、多亏钱。

以前,医生多开药、多挣钱;以后,医生多开药、要被罚。

药企自己的产品想要在临床用药上更受关注,必须要摒弃以往那种不管出现不合理用药,只求上量的的推广方法。

大批医生,不能处方中成药

自从国家卫健委出台第一批重点监控目录,西医被限制中成药处方权成为了业界重点关注的内容。西医的中成药处方权受限,影响甚至超过了20个重点监控用药本身。

从国家卫健委的一纸通知到省级卫健委,再到医疗机构,目前已逐渐迈入落地阶段。

目前,河北、内蒙古、青岛等卫健委,以及一些医院相继发文,明确对中成药的处方权进行约束和管控。

在国家卫健委出台第一批重点监控目录后,青岛市速度下发相关规定,要求“严格落实中药饮片、中成药处方权限”,“对中药饮片、中药注射剂,仅限中药类别医师具有处方权限”。

随后,河北省卫健委下发《关于非中医类别医师提供中医药服务有关事项的通知》,要求非中医类别执业医师必须具备一定条件,方能提供包括开具中成药处方在内的4类中医药服务。这是第一个省级层面落实国家卫健委通知的文件,并在国家卫健委的基础上提出了更加细化的要求。

在河北省卫健委发文后,有知情人士给赛柏蓝提供信息称,河北省胸科医院已下发落实通知,要求落实省卫健委的规定。

该通知显示,按照文件要求,并经院领导商议决定,我院范围内非中医类别执业医师未满足以上条件者,暂停开具中成药、中药制剂及中医药适宜技术。此规定自2019年7月12日执行。

7月8日,内蒙古兴安盟发布《关于有效控制医疗费用不合理增长具体措施的通知》,要求将对全盟销售排名前100位的药品进行重点监控,并剔除前50的辅助用药。几日后,7月12日,兴安盟再次下发通知,正式停用55个药品,其中包括26个中成药。

同一时间段,网上流传某医生出诊的电脑截图。“处方规则”项显示:“西学中用药,您无权使用”。不少人认为,这名医生应该是要开出一个中成药的处方遭到了系统的拦截。

作为严控合理用药的组合拳,重点监控目录、限制西医处方中成药密切关注的内容。

按照国家卫健委5月22日发布的《2018年我国卫生健康事业发展统计公报》,全国执业(助理)医师共360.7万人,中医类别执业(助理)医师仅57.5万人,占整个群体的15.9%,一旦限制非中医类别医生处方,中成药的销售将大受影响。

而在严控不合理用药、重点监控药品目录、医保支付改革的多重组合拳下,长期以来靠药品高定价、渠道空间大拉动销售的传统药品营销方式也将被颠覆,药企、代理商以及所有医药人,都必须跟随政策的步伐做出改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