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9月4日早报

来源:百草街   时间:2019-09-04  

1、“互联网+”医疗服务项目将纳入医保支付范围

8月30日,国家医保局发布《关于完善“互联网+”医疗服务价格和医保支付政策的指导意见》(以下简称“意见”)。

意见明确,公立医疗机构提供“互联网+”医疗服务,价格包括了一个项目的完整费用,并按照属地化原则,由公立医疗机构或其所在地区的省级医疗保障部门制定。

对于各界关心的医保支付问题,此次意见强调了线上线下公平。意见指出,定点医疗机构提供的“互联网+”医疗服务,与医保支付范围内的线下医疗服务内容相同,且执行相应公立医疗机构收费价格的,经相应备案程序后,纳入医保支付范围并按规定支付。

有医疗行业人士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评价说,“互联网+”医疗服务价格和医保支付政策的出台,将成为医疗领域新型生产关系的重要组成部分,必将推动远程医疗和互联网诊疗进入一个规范有序全面发展的新里程。

明确医疗服务价格项目准入条件

“互联网+”医疗服务进行合理定价的呼声由来已久。但由于远程医疗等互联网医疗服务没有确定的业务模式,物价部门很难核算成本并定价。现实中,有的医院自行定价,价格也是“千人千样”,标准不一。

与此同时,也有医院因为担心自行定价后被物价监管部门定义为“乱收费”,从而免费提供远程医疗服务,但这也会影响医务工作者参与的积极性。

另一方面,“互联网+”医疗服务尚未纳入医保,为此也有部分人因担心医疗费用负担而不敢尝试该项服务。

此次发布的意见无疑将解决上述问题。意见提出,将“互联网+”医疗服务价格纳入现行医疗服务价格的政策体系统一管理。那么,哪些属于服务项目可以进行收费,哪些又不能作为服务项目收费呢?

意见中明确,设立“互联网+”医疗服务价格项目,应同时符合五个基本条件:

一是应属于卫生行业主管部门准许以“互联网+”方式开展、临床路径清晰、技术规范明确的服务。

二是应面向患者提供直接服务。

三是服务过程应以互联网等媒介远程完成。

四是服务应可以实现线下相同项目的功能。

五是服务应对诊断、治疗疾病具有实质性效果,不得以变换表述方式、拆分服务内涵、增加非医疗步骤等方式或名义增设项目。

对于不可以作为医疗服务价格项目的情形,意见指出,仅发生于医疗机构与医疗机构之间、医疗机构与其他机构之间,不直接面向患者的服务;医疗机构向患者提供不属于诊疗活动的服务;以及非医务人员提供的服务,不作为医疗服务价格项目,包括但不限于远程手术指导、远程查房、医学咨询、教育培训、科研随访、数据处理、医学鉴定、健康咨询、健康管理、便民服务等。

公立医院服务项目价格主要实行政府调节

在明确服务项目的同时,该如何定价?记者记者注意到,价格政策按公立非公立实行分类管理。

对于公立医疗机构提供“互联网+”医疗服务,意见指出,主要实行政府调节,由医疗保障部门对项目收费标准的上限给予指导,公立医疗机构按不超过医疗保障部门所公布价格的标准收取服务费用。

而满足个性化、高层次需求为主的“互联网+”医疗服务,以及向国外、境外提供的“互联网+”医疗服务,落实特需医疗规模控制的要求和市场调节价政策。价格实行市场调节的,公立医疗机构综合考虑服务成本、患者需求等因素,自主确定收费标准和浮动范围,并书面告知当地医疗保障部门。

对于非公立医疗机构提供“互联网+”医疗服务,意见明确价格实行市场调节。

需要注意的是,意见提出,由省级医疗保障部门负责制定调整公立医疗机构提供的“互联网+”医疗服务价格,并且应保持线上线下同类服务合理比价。

具体比价上,要求线上线下服务价格应与服务效用相匹配,保持合理的比价关系和价格水平,体现激励服务与防止滥用并重。线上线下服务价格应与经济性改善程度相匹配,使线上服务可以比传统就医方式更有利于节约患者的整体费用。线上线下服务价格应与必要成本的差异相匹配,体现医疗服务的共性成本和“互联网+”的额外成本。

在医保支付政策上,也体现了线上、线下公平的原则。意见提出,定点医疗机构提供的“互联网+”医疗服务,与医保支付范围内的线下医疗服务内容相同,且执行相应公立医疗机构收费价格的,经相应备案程序后,纳入医保支付范围并按规定支付。

对于属于全新内容的“互联网+”并执行政府调节价格的基本医疗服务,则由各省级医疗保障部门按照规定,综合考虑临床价值、价格水平、医保支付能力等因素,确定是否纳入医保支付范围。

2、带量采购全国铺开 大批医药代表开始跳槽

带量采购全国铺开,大批医药代表开始跳槽。

大批医药代表感慨:该考虑跳槽了

昨日全国跟进4+7官宣,行业大呼“该来的还是来了” !带量采购在试点城市实施后迅速扩大范围,暂以25个药品为突破口,引领全国各地从接触到熟悉新的集采模式,待到时机成熟开展第二批,将涵盖更多的品种。

从2018年12月第一批谈判至今,9个月内给予了行业相当大的变革。

带量采购覆盖全国消息一出,无数医药代表喟叹“看来是时候考虑下一个老板是谁了”“转型了,搞不起搞不起”,也有冷静的行业人士认为,小部分代表会被淘汰,大部分医药代表需要换产品,或者公司内部调整、或换工作。

保障质量、供应下,药企降价拼市场

这么判断有凭有据。

尽管扩面只涉及25个品种,但和4+7集采独家中标不同,但此次带量采购每个品种可以有3家中选,并且在政策里已经做出来规划:

如果实际中选企业为1家的,约定采购量为首年约定采购量计算基数的50%;实际中选企业为2家的,约定采购量为首年约定采购量计算基数的60%;实际中选企业为3家的,约定采购量为首年约定采购量计算基数的70%。

也就是说,拿出公立医疗机构的采购量随着中选药品数量而变化,在这个弹性的采购量激励下,可以预判相关药企一定会积极参与,也可以预判为争夺市场,将会有一场激烈的价格比拼。

医药代表空间被砍,跳槽或被淘汰

说白了,在保障质量和供应的前提下,看谁成本控制做得更好,看谁能降价到位。这才是真正的良性竞价、实打实的带量采购。

众所周知,中选药品是不需要做临床的,没中选的也要降价拼一下带量采购外的市场份额。总而言之,涉及25个通用名的药品无论中选与否,都将会降价换市场。

在此之下,相关药品根本没有空间、也不需要雇佣和往常一样多的医药代表,诸多代表所能做的就是换产品或被淘汰。另外促使医药人跳槽的机缘还有新医保目录的调整,20个国家重点监控药品被调出目录,或将也会导致一批医药代表的岗位流动。

只做学术、不卖药的代表,依然不可缺少

不过,国务院《关于进一步改革完善药品生产流通使用政策的若干意见》中对医药代表只能从事学术推广、技术咨询等活动,不得承担药品销售任务的定位,诠释了职业规范。

建构药品和医生之前沟通必须通道,这类医药代表无论何时都有竞争力、不可或缺。如果产品带量采购中选,只需要换个产品就可以,被淘汰的可能是只会客情、带金销售的同仁。

尽管此次带量采购全国扩面引起行业惊呼,但也有种观点认为虽然25个4+7品种全国全面铺开,但绝对不代表所有品种、或者说未来的药品招标采购,就是4+7这种模式,但可能并不是唯一的形式。

3、带量采购全国扩围落地!药价再迎大跳水?

9月1日,上海阳光医药采购网发布《联盟地区药品集中采购文件》(下称“《文件》”),“4+7”带量采购全国扩围靴子正式落地。

按照《文件》要求,本次跨区域联盟药品集中带量采购将在山西、内蒙古、辽宁、吉林、黑龙江等25个地区展开,并不包含区域联盟中的“4+7”试点城市以及已跟进落实“4+7”集采结果的福建、河北两省。此前,业内流传集采扩围后的多家中标、每个省独家中标等规则变化亦在《文件》中得到证实。

多家中标,集采新模式登场

《文件》显示,本轮联盟地区的采购品种依然为“4+7”集采中的阿托伐他汀口服常释剂型等25个品种,但在约定采购量和采购周期上都发生了显著变化。

以10mg的阿托伐他汀口服常释剂型品种为例,“4+7”集采时的采购数量为8724.36万片,而在本轮区域联盟集采中,由各联盟地区确定的首年约定采购量计算基数已骤增至53815.61万片,接近彼时的6.2倍。不仅如此,根据中选企业数量的不同,将匹配对应的采购周期并确定首年、次年的约定采购量。

或是基于独家中标的产能供应等因素考量,本次联盟集采按照报价最低原则,对中选企业的数量允许增至3家,这一重大改变直接影响了各个品种相应的采购周期和约定采购量。

《文件》规定,“中选企业不超过2家(含)的品种,本轮采购周期原则上为1年;中选企业为3家的品种,本轮采购周期原则上为2年。采购周期视实际情况可延长一年。”也就是说,此次中选品种的采购周期可达到2~3年,与“4+7”集采12个月的采购周期相比,显然对申报企业而言更具吸引力。

而对于首年的约定采购量,中选企业数量的1、2、3家将分别对应首年约定采购量计算基数的50%、60%和70%;而次年的约定采购量将按该采购品种(指定规格)首年实际采购量一定比例确定,实际中选企业数量的1、2、3家亦分别对应着首年实际采购量的50%、60%和70%。

另外,联采办亦充分考虑到在采购周期内发生如西安试点超预期提前完成采购量并增加采购量报送的情形,《文件》对此作出规定,“若提前完成当年约定采购量,超过部分中选企业仍按中选价进行供应,直至采购周期届满。”换言之,中选厂家不仅可以获得约定的采购量,还能拥有周期内超额部分采购的这块蛋糕,享受同等的政策红利。

全新竞争态势,催生价格新低

再过三周,9月24日,联采办将开始接收原研药、参比制剂和过评仿制药等相关厂家的申报。新一轮更大范围内的市场争夺即将开赛,各大厂家最终的申报价格是这场比赛输赢的关键因素。业界普遍认为,25个品种的结构性降价仍然存在较大可能性。

彼时,北京嘉林药业以83%的降幅力克浙江乐普药业中标阿托伐他汀钙片,而今又添兴安药业、齐鲁制药两大过评的种子选手搅局厮杀,四强大战一触即发。

有业内专家表示,“当前一致性评价批件的数量发生明显变化,竞争态势迥然不同。另外扩面至全国,体量要比‘4+7’试点大得多。在这种考量下,首轮集采落选或未中选企业仍有较强动力通过降价去换取更多市场。尽管某些品种降价幅度看似很大,但倘若价格仍远离成本线,价格也会出现新低。”

京新药业日前发布的半年度业绩报告,其“4+7”中标品种左乙拉西坦片的销售额增长253%引起业界关注。无独有偶,科伦药业亦在半年报中表示,草酸艾司西酞普兰片在中标后迅速覆盖了11个重点城市的200多家三级医院,上半年销量较同期增长97.14%。在业界看来,箭在弦上的集采扩面无疑将促使相关企业迎来新的增长机遇。

面对集采中选后的迅速放量红利与落选后全国市场份额的巨大丢失,相关厂家作出何种抉择可想而知。可以预见的是,此次区域联盟带量采购价格竞争的激烈程度将是历史空前,在该特定条件下,催生全国药品市场的新低价或是超低价或是大概率事件。而原料制剂一体化发展的企业将凭借其成本优势与市场竞争力,助力相关产品中标并放量。

4、带量采购中标企业中报遭遇压力考:销量增加 收入却未同步

去年12月,正大天晴旗下乙肝药“润众”分散片以降价九成夺得“4+7”带量采购试点地区公立医院独家供应商资格。这样的暴降,让这款产品瞬间在市场中一炮而红,同时也从侧面体现彼时企业间角逐中标资格竞争到底有多激烈。

今年3月份起,11个试点城市的公立医院开始执行带量采购,且至今实施了数月。从一些中标上市药企目前披露的半年报业绩情况来看,此番带量采购中,企业虽然通过降价换来了大范围的销售市场,但也因降价幅度过大,销售收入又受到制约。这场带量采购,一场对中标企业的控制成本能力考验也拉开了帷幕。

制约销售收入

本轮“4+7”带量采购,以北京、上海、广州、深圳等11个试点城市在内的所有公立医院作为采购主体,集中采购25个药品。经过去年12月的激烈角逐,以及大幅度的降价,共有20家药企获得本轮带量采购独家中标资格。

这轮带量采购,让中选药企的市场份额有了明显提升。

科伦药业(002422.SZ)在近期的半年报中表示,“百洛特”作为公司第一个也是同领域第一个通过一致性评价的产品,在4+7带量采购中标后,迅速覆盖了11个重点城市的200多家三级医院,对整体销售增长促进明显,上半年销量较去年同期增长97.14%,同时,随着福建、河北等省份联动4+7中标结果和带量采购政策的进一步推进,公司的市场份额还将进一步提升。

但与此同时,对中选药企们的考验也出现。在角逐带量采购中标资格过程中,华海药业(600521.SH)是最大的“赢家”,公司旗下共有6个产品中选。由于华海药业的销售市场主要在海外,这次带量采购,被公司视为是一次开拓国内市场的好时机。但从公司8月30日披露的半年报来看,今年上半年,公司实现营业收入26.53亿元,仅同比增长4.50%。对此,华海药业解释称,国内制剂 4+7 带量采购中标产品销售数量大幅增长,但价格相对较低,收入增幅较小。

华海药业呈现的现象并非是孤例。近期,正大天晴在港上市的母公司中国生物制药(01177.HK)披露的半年报亦显示,今年上半年,“润众”分散片的销售额约16亿元左右。对比去年同期,该产品的销售额反而减少了约1.74亿元。

“‘润众’分散片中选带量采购后,虽然销售量增加了,但由于单价降幅过大,从而制约了整体销售收入。”正大天晴一高管人士对第一财经记者说道。

另外,信立泰(002294.SZ)的核心产品——泰嘉,也成功中标“4+7”带量采购。信立泰在近期发布的半年报中表示,“泰嘉”中标后,解决了一些过去销售中长期存在的瓶颈问题。不过,公司总体收入表现来看,似乎还是有些不理想。今年上半年,公司实现营业收入23.56亿元,仅同步增长3.92%;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6.33亿元,反而同比下降19.90%。

成本控制是关键

在近日刚刚结束的第36届全国医药工业信息年会上,平安证券医药首席分析师叶寅对第一财经记者等在场人士表示,过去在我国药品的定价上,医保虽作为支付方,但长期没有话语权,医保的这种缺位也导致过去很长一段时间,我国在药品招标环节过程中,都没有办法将药品价格中的中间环节费用“砍掉”,这一轮的带量采购可以真正挤掉药价的中间水分。

此次入围带量采购的25个品种中选价平均降幅在52%左右,降幅程度超出了市场预期。从目前中标上市药企的半年报来看,带量采购对企业的利润空间压缩明显。

“企业不参与中标的话,会面临生死存亡考验;中标了,起码还有钱赚,只不过现在赚的钱少了。这一次的带量采购,让通过一致性评价的国产仿制药与进口原研药有了同台竞技的机会,并且获得医保支付的标准也是一样的。国产仿制药通过低价,换到了市场份额。但对于国产仿制药来说,在保证质量合格的同时,要学会控制成本;如果无法控制成本的话,要尽早开始学会转型。”西南证券医药首席分析师陈铁林表示。

值得注意的是,继首批带量采购后,第二轮国家带量采购箭在弦上。从近期市场传出的国家医保局关于药品“4+7集采扩面企业座谈会”纪要的情况来看,带量采购仍锁定25个品种,但集采的范围要联动至全国,且将在明年上半年开始执行。而政策或也在做调整,如原来的“独家中标”改为“多家中标”,引入适度竞争,缓解独家供货压力。

业内也预判,虽然随着第二轮带量采购招标政策改善,药品降价幅度或有所收窄,但从长期看,仿制药已进入微利时代。

山西证券表示,仿制药正面临行业洗牌期,产品质量、成本控制仍是企业生存关键点。

“带量采购将带来行业大规模洗牌,我们企业面临的是机遇与挑战并存。随着大环境的改变,我们除了要适当调整招标竞价策略,也要适当调整公司的经营战略。行业未来是大浪淘沙,那些可以控制成本、经营效率高的创新药企以及高质量的仿制药企有望脱颖而出。”北京泰德制药股份有限公司总裁孔泰表示。